产品中心

谁污染谁治理!法院用公平正义护卫青山绿水

发布时间:2020-11-27 19:02

  被告钟某光将某场地出租给被告陈某兴、陈某根等人使用,陈某兴及陈某根在环保设备未经验收、未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对回收的废液压油进行径直提炼,后将提炼出的基础油、齿轮油销售获利,其上述行为属于非法处理处置危险废物的行为。

  2016年7月,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判处陈某兴、钟某光犯污染环境罪,并判处有期徒刑及罚金,该判决已生效。

  2017年7月,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陈某兴、陈某根、钟某光为被告,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环境污染民事公益诉讼。

  案件受理后,广州中院从保护社会公共利益和有利于环境修复为出发点,多次组织双方调解。

  在现场勘验过程中,广州中院邀请广州市环境保护局、广州市环境技术中心、广州市黄埔区环境保护局、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分局、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检察院、广州市黄埔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到场,其中广州市黄埔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对污染现场地块进行测绘,固定了受污染地块的范围;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分局与法院就刑事案件执行如何与民事公益诉讼协调进行了沟通,广州市环境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为调解提供技术咨询,其余部门在现场配合本院开展调解工作。

  为达成最终调解,广州中院向广东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等五个单位或部门的专家进行咨询,在修复标准、修复程序、修复验收等方面获得宝贵的专业意见。

  2017年11月23日,广州中院再次组织公益诉讼人、被告进行调解,结合专家的意见,综合考虑修复标准、修复期限、修复程序、修复验收等各方面因素,最终促成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三被告应于调解书生效之日起一年内共同将案涉污染地块的污染物总石油烃(TPHs)修复到未受污染的环境水平。

  在法院审核土壤修复机构等的资质和能力前提下,被执行人在修复前,委托土壤污染调查评估机构,确定修复方案;修复中,委托土壤修复机构对土壤污染进行修复;修复后,委托第三方机构对修复结果进行评估,确保修复结果符合调解书确定的标准。

  同时鉴于调解协议针对每一项义务所约定履行期限不一致的情况,广州中院执行二庭全程监督,并重点关注每项调解义务履行节点的履行情况,确保每项义务如期履行完毕。

  执行过程中,广州中院执行二庭向环境资源审判庭和市检察院民行处发出征求意见函共12份,三方及时对执行程序中出现的难点问题进行沟通和研究,确保了本案执行工作的有序进行。

  法院通过督促和指导,促使被执行人全程参与、积极履行。这有助于被执行人充分认识自己对环境污染的危害,更好地起到教育作用,也有助于提高案件的执行效率,取得良好效果。5分快3

  在被执行人自行修复完毕后,如何判断其修复行为达到修复标准,是本案执行的关键问题。对此,广州中院和市检察院共同研究,确定广州市生态环境局为复核机构。通过权威复核,有力保证本案的执行过程和结果符合结案要求。

  本案系全国首例调解结案的涉土壤修复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该案例获评广东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典型案例,入选《中国法院环境资源裁判规则与案例精析(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司法研究中心编著)》。

  该案的处理以保护生态和修复环境为终极目标,在法律的框架下,合理运用调解方法,圆满促成了公益诉讼人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广州中院以本案的执行为契机,以点带面,对生态环境修复的执行问题进行充分调研,努力将本案审判、执行过程中的经验升华为长效机制,推动环境资源审判执行的制度创新,将建立生态修复管理人制度作为推动司法体制改革的新举措。

  经广州中院积极推动,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于2019年7月31日通过《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支持和促进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工作的决定》,原则上通过公益诉讼案件生态修复管理人制度。建立生态修复管理人制度也被评选为2019年度广州法院“十大微改革”。

  下一步,广州中院将会同有关部门切实让生态修复管理人制度落地生根,进一步完善和创新环境资源审判和执行工作机制,充分发挥司法职能作用,服务保障生态文明和绿色发展。